严沚

DW/JOJO/TMR

【JOJO】仗露/时年 (一)

CP:仗露

→无替身能力的AU,露伴的职业仍是个漫画家/

→有年操注意→仗助12岁和16岁露伴的故事(?)

→第一次寫仗露,OOC可能有,例如比较少斗嘴打架之类的(咦

    01

         岸边露伴坐在他新家门前的阶梯上,对着搬家公司丢在自家门口就跑了的中型傢具,思考着要不要自己试着硬拖进去时,就看见了路边一个有着奇怪髮型的男孩往他的方向走过来。

        「那边的小鬼,能过来帮忙一下吗?」正当东方仗助经过那间本来无人居住的小屋门前时,有个人好像唤住了他,不确定是否是自己被点名,到处张望了会才发觉四周只有自己和那个叫住他的人。

        岸边露伴扶了扶额,看着那个此刻才回过神往自己这儿迈开小短腿的男孩「你能跟我一起把这东西搬进去屋内吗?」才刚说出这话的他顿时有点后悔,他刚怎么会想叫一个比自己小的傢伙帮忙他搬东西???

        结果面前的男孩了然的点了点头后, ″ 嘿—— ″ 的一声就搬起了那个傢具的半边,看得陷入深深反省的岸边露伴愣了好一会。

    02

        「露伴你为什么会一个人搬来杜王町啊?」东方仗助一脸乖巧的坐在门前的阶梯上,岸边露伴本来想给人颗糖就将人打发走,但男孩带着好奇的紫色双眸让他将原本要说的话全数吞回肚裡。

        更莫名其妙的是他还被这个小鬼用着奇怪的方法套出了名字。...算了,只要这小鬼别常来烦我应该没差吧。他这么安慰着自己。

        他走到男孩的身边慢慢的坐下「呐,拿去。」身旁的人瞪大了原本就够大的眼睛,下一秒脸上绽开了特别灿烂的笑容「谢谢露伴!」

        这傢伙还真是自来熟啊。岸边露伴手支在膝盖上头撑着一边颊,看着身旁吃糖吃得露出满足表情的男孩。

        等到东方仗助回过神时,发觉一旁的少年在画板上头涂涂画画的,他叼着糖往人那儿凑了过去「诶——露伴你在画我吗?」他看着画纸上头那个跟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男孩,大声得发出惊叹,少年也不遮掩,但对他皱了下眉。

        「我只是看你刚才的样子很适合当作素材而已。」少年用着毫无情感的语气说着「露伴画得很好啊。」东方仗助十分真诚的说着。

        「那当然。」面前的少年漫画家毫不谦逊的回答,脸上微微扬起一个得意的笑。男孩在心底嘀咕了下这人笑起来真好看,但个性还真是奇怪,却又觉得跟着这人好像会有什么好事发生似的预感。

         穿着单薄衬衫的他看着那个穿着白色背心的男孩,这小子居然就这样坐在他家门前三小时都没离开,他刚进屋前已经跟人说过可以离开了,但当他将屋内大致打扫了遍,再次走出门时,那个男孩还晃着双腿转过头来对他说「嗨呀,露伴。」

        这小鬼是怎么回事啊???

        「已经没事了,你也该回去了吧?」岸边露伴看着渐暗的天色,虽然已经快要步入夏季,但四月的气温有时还是会骤降。

         东方仗助听到人这么说着,赶忙站起身子跳下了阶梯「明天我还可以来找露伴吗?」他摆出12年来最乖巧的表情,一副真诚。

        「不行。」站在门边的那个少年这么说着,转身就要关上自家的门「那明天见啦——」春季蕴着点凉的暖风吹得路旁的树飒飒作响,吹过那个站在半路挥着手带着过于灿烂的笑容的男孩身边。

        「什么啊,这个小鬼。」岸边露伴拿着陶瓷茶杯倚在窗边,看着那个沐浴在夕阳橘红色光辉下渐渐远去的背影。

- TBC .

第一次写仗露呃呃呃呃呃紧张到爆炸

我也不知道这篇会多长或多短

虽然我草稿拟好了

但我的文从来不照草稿跑(咦ヽ(✿゚▽゚)ノ

發現自己的腦子可以一秒變黃(。

【RPS】CP我不知道叫啥好/一塊幼稚園小甜餅

CP:David Tennant/Matt Smith

→没什麽特别注意事项。但我要强调这是RPS,RPS,RPS!圈地自萌!谢谢!!!

        David提早了些时间在他和Matt约好的地点,四顾盼望了一会发现人还没来,他便靠在一旁靠近小巷边的牆上等着。

        没过几分钟,他就看见一辆熟悉的车子停在不远处。那大概是他吧,他这样想着。然后就见那个从车上下来的傢伙,站直了身子后,冲着他比了个yeah。

        还附赠了一个傻不愣登的笑。简直是傻透了,David如此想着,然后他抬起了手对着那人比了个三。

        另一端的Matt似乎呆了一会,然后露出一个特别灿烂的笑容,而后他愉快的往前踏了两步,对人比了个四。

        满意的看着自己踏出的步伐的Matt兴致勃勃的盯着那个距离近了点的David,却发现对方笑得一脸无奈,站在那儿盯着他。

        咦?这人怎麽不陪我玩了?刚不是他先比三的嘛?!当Matt发觉人没有要陪他继续玩这幼稚到不行的游戏时,他有些忿忿不平的用着凶狠的目光盯着远处。

        而远方的那人当然是注意到了。

        Matt怎麽不动了?David疑惑的往那儿看去,发现那双藏在墨镜后头的绿眼睛此刻正恶狠狠的盯着自己。没一会儿原本满头问号的他,便瞭然的笑了。

        这傢伙一定是因为我不陪他玩又在闹脾气了。这麽想着的David虽然觉得无奈,还在心裡吐槽了人的幼稚,但还是勾起嘴角,高举起手比了一个五。

        那隻在人群中特别显眼的手,就像在向他说着,我就在这。Matt看到后,就像缠着母亲很久终于要到了糖果的孩子一样,在墨黑后头的翠绿闪着期待的光芒。

        正当David都准备好要比七让人好快点走过来时,他看见Matt的手比了六,再接着七、八和九,然后比到了十。

        David低下头算了下,人那双腿正常走大概三步就能过来了,哪裡需要走到五步呢?下一秒他抬起头时,发现Matt正好走到了他面前。

        「Ma——」David连人的名字都还没喊完,就被人一把拖进了一旁的巷子裡,在感受到背部撞上了牆时,大概是又走了两步?David突然这麽想着。

        然后摘下墨镜的Matt弯起他那亮绿色的眼眸,在那个被困在自己与牆中间的恋人的唇上印了一个吻,而后那双贴着对方嘴角的唇用着带点笑意的嗓音说着「Tenth.」

- End.

后记:

DTT表示我都不知道你爱的是我还是我的Doctor了(bu

真后记:

        David听到人的这话,望进了人盈满笑意的双眼。下一秒,Matt感受到自己的肩被推了一把,然后他就感受到了David刚才才和牆接触的感觉了。

        「David...?」Matt有些紧张的唤了人一声。这傢伙该不会生气了吧???以前他都不会的啊...这麽想着的他,突然感受到从额上传来的湿糯感。

        「Eleventh.」他听见那人这麽在他耳边说着。

- True End.

大家好
我是路边的迷妹
我要检/举有人公然撒狗粮
好吧我不知道怎麽说
我只能说我真的超级幼稚
所以才会有这种幼稚到不行的脑洞(bu
祝食用愉快!
请给我评论( ・ω ・ )跪求评论(・ω´・ )

想寫個Matt和DTT去約會的RPS...
噓。
咱們要低調。
其實我只是想知道有人會想看嗎(。

我就想問問還有迷宮人活著嗎...(。

【Doctor Who】CP你們都知道的/有关亲吻的30个小段子(四)

→设定和之前这系列的一样!

    29亲吻照片上的对方

        Eleventh双眼茫然的瘫坐在主控室的旋转椅上头,今天已经是他第三天无精打采的了。

        下一秒他倏得站起身,有些傻气的拍打着自己的双颊「醒醒醒醒!」这麽说完,他跳下了控制台,打算往Tardis的裡头走去。

        Eleventh突然瞄到地上有张纸,他蹲下身凑近却发现「Tenth的相片...?」捡起后Eleventh想起了这是某天Tenth带回来的,他自己的照片。

        但他更在意的是,为何这张照片此刻会出现在这。

        「老姑娘,别闹了。」Eleventh缓缓坐到了地板上,颤抖着手捡起了那张印着Tenth的照片。

        那裡头的他一如以往的意气风发,Tardis温柔的暖色光线将他整个人笼罩,带着微微上扬的嘴角看着别处,眼神是温柔得不得了,丝毫没发觉自己正在被捕捉着留下时间的痕迹。

         「你这傢伙到底去哪了啊...」他语调中带着些许的哭腔,脸上尽是悲伤的神情。

        而后他低下了头,将唇复在相片裡头那人的额上。

         ″  碰! ″  ...「呃,Eleventh你在干嘛?」我不过出去买个储备粮食,有必要这样???Tenth带着满满的疑惑,看着那个同样诧异得看着他的Eleventh。

         「...Tenth?」那个盘坐在地板上头的Eleventh因为惊讶而微张着嘴,有些慌乱的想站起身,却又有些站不稳而跌跌撞撞的走到人面前。

        Eleventh刚才是穿这套衣服吗?Tenth在人走到自己面前时,突然有了这个想法。

        再次对上视线的瞬间,两人各自都退了一步「You're not MY Tenth!!!」「你是什麽时候的Eleventh??!」

        问完话后的两人都噤了声,瞪大了双眼看着彼此。沉默片刻后,Eleventh缓缓道出了自己此刻的年龄,算是回应了方才人的问题。

        那是Eleventh五年后的年龄。Tenth再次陷入了沉默,他在这段时间也大概釐清了对方刚才行为的原因。五年后我会离开Eleventh吗?他轻叹了口气。

        「事情大致就是逃命时,Tenth和我分头跑,老姑娘为了保全我,在Tenth还没出现前就离开了。」五年后的Eleventh淡淡得道出这些。

        「其他的我就不说了,我们都不喜欢剧透,对吧?」听到人这麽说Tenth只是沉默着点了头,他知道眼前的自己不想多说,而对方也知道他不愿多听。

        「我想你也该走了——我猜我现在应该在抱怨你了。」原本看起来还很悲伤的人,此刻冲着Tenth扮了个鬼脸,伸手搭在他肩上将他往门外退去。

        在Tenth一隻脚踏出Tardis的门时,突然被身后的人叫住了「...Tenth?」身后的那个人似乎凑近了点「Well...帮我把这拿给五年前的我吧!」

         Tenth侧过头看了看那个人与他手上的蓝色信封「我也能看吗?」Eleventh偏头想了会「能啊,反正你早就看过了。」

        Tenth盯着人半晌,伸出了手将那信封收进了口袋中「你...」身后的人了然的弯起绿色的眼眸笑了「我不会有事的。」

         然后下一秒Tenth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推到了门外,附带一声响亮的关门声。

         Tenth推开Tardis的门时,裡头的Eleventh向他撞了过来「Tenth你不就去那条街买东西吗?怎麽也可以买这麽久!你是去哪浪费时间了吗!!!」Tenth对着眼前的这个时间领主翻了个白眼。

        一个时间领主在这跟他自己谈浪费时间???

        他从大衣内裡掏出了那蓝色信封「有个人要我拿给你。」Eleventh的好奇心瞬间就被勾起来了「谁啊谁啊?」Tenth耸了耸肩没有回应。

        Eleventh兴致勃勃得拆开了信封,裡头只有一张照片。

        就是那张当Tenth推开另一台,哦不,另一时间点的Tardis时,另一个Eleventh正在亲吻的那张照片。

        原本还聒噪得说个不停的Eleventh不知为何沉默了,他看着照片上头的Tenth,再看看眼前的人。他总觉得有什麽人想告诉他什麽,他想他大概知道那人是谁,但他不能明白那人怎麽遇见了Tenth。

        大概又是时来时去的事了吧。

        「啊——老姑娘你让我停在这就是为了见Tenth一面吗?」Eleventh这麽对着空气轻轻的说着,老姑娘并没有给人任何回应。

        Eleventh突然发现控制台的面板上头,出现了另一张照片。这张不再是Tenth的照片了,而是他俩对视笑着的画面。

        他轻轻的拿了起来「别再来啦,我已经...」Eleventh带着哭腔的嗓音没有说完下文,他只是拿着那张照片低着头忍耐着不要放声大哭。

         ″ 碰! ″ 这是Tardis的门被撞开的声音。

        「Eleventh?我应该没有迟到吧?我还记得我当年是在这裡遇到你的。」Eleventh慌乱的抬起头,已经开始朦胧的视线裡,他看见那个人靠在Tardis的门框上,对着他笑着。

        那人身上的衣物有些磨损,脸上也带了点伤,看起来有些狼狈却依然笑得那样耀眼,即使眼泪模煳了视线,他还是能够认出来。

        那是他的Tenth。

- End .

事实就是五年后的Tenth没死
在逃跑时就知道自己不会赶上Tardis
所以脱困后就想尽办法找到了他的Eleventh

至于五年前的Tenth为什麽会遇到Eleventh
就是一个普通的设定
他走错路然后看到Tardis就本能的进去了(噗

至于Eleventh为什麽会知道是他自己给他的
是因为蓝色信封上头有个1
再加上Tenth不明说所以他大概明白了
不过我明白会发生啥事(。

这篇是甜的甜的甜的!!!

日常求勾搭ლ(・´ェ`・ლ)

偷偷艾特 @TheProfessorZeroth

吶。

-
不知不覺還是到了6/20
所以...😂😂😂
-
我也知道你考前是不會看到了
不過至少你考後看得到
嘿嘿w
-
平常心什麼的
我想這些也不需要我說了
我能感覺到如今的你
比當年的我
更加的耀眼

我經歷你正在渡過的這些時
我們還沒相遇

人們說這些日子有多難熬
但對我來說難熬的是後來的那些日子

謝謝你在那天出現了

我甚至記不清我們怎麼好上的了
我只記得那年生日時我們還不相識
但我剛上高中時我們已經能算是分不開了

明明這種情況下應該是我要等你的
我卻覺得一直以來的這些日子
都是你在等我

前年的10月
我說2018我會回來
日子這麼過著漸漸的我都忘了
直到你前陣子提起
我才想起我曾經有過這麼一個誓言
一個我自己都不記得的承諾
你為我等了這麼久

等不到你出現的時候
我會很想給你刷滿屏
不過我忍住了
因為我怕我會想起
那些我還沒離開以前的事

我很想你
每天都花了不少時間在想你
我想給你寫點什麼
就像你為我寫的一樣
但我下不了筆
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
表達出那些快要控制不住的情感

我知道我自己對你而言在什麼地方
所以我想你
因為我知道你也在想我

有些話似乎太常說就不中聽了
所以那些話我要等你回來再告訴你

給你幾天的時間不用特別想我
我在等的那個最耀眼的女孩要回來了
這些日子就快要過了
我在這裡
所以一定要記得回來

-

給我最好的傻醨 @一葉

【Doctor Who】1011/1110無差/噓。

CP:1011 / 1110無差

→今生普通人AU,Tenth为某所大学物理学教授,Eleventh在附近高中担任体育教师,大概就是两人不一样的故事。

        「亲个吧。」「你这人怎麽这麽幼稚。」Tenth有些嫌弃的走到玄关,然后就被那个快迟到了的傢伙拉过衣领用力的亲了下。

         「嘿嘿嘿,那我出去啦!」要到了吻的Eleventh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窜出门去了。

        站在门口脸上挂着嫌弃心裡还是挺欢的Tenth,今天只有下午两堂课的他,选择了回房间继续补眠的这个选项。

        他是被外头猖狂的水声和风啸给叫醒的。Eleventh那傢伙早上又没带伞出门了。这是他醒来的第一个想法。

        等到他撑着伞走到离家裡只有几步距离的那所高中的教师办公室时,跟Eleventh很要好的同事Amelia告诉他Eleventh并没有回来。

        明明这节没课还在外头淋雨,这傢伙八成是个笨蛋。不,大概是百分之千。Tenth有些愤怒的边这麽想着边往人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走去,很快就看见那个令人生气的人坐在操场边一棵树下的长椅上。

        不用想也知道那人全身一定都湿透了,尚未待他走得够近,闭着双眼的Eleventh就像是早就知道他会来这找他似的开口了「Tenth,我又梦见你了。」

        正要踏入积水中的那隻鞋顿了顿,雨滴狠狠砸在蓝色伞面上的声音格外清晰。

        他和Eleventh总是会梦见一些过于真实的梦。在他们的梦裡,都有一个似乎非常遥远的故乡,一道特别熟悉的蓝光,但他们谁也没能够看清那光背后的真相。

        那些梦总是一些片段,在他理解情况之前就会转为下一个梦境。那些梦裡有多少人走过,有多少那未曾见过的生物活着,从小就断断续续有着这些的他,一直认为这都是他的幻想所造成的。

        直到他16岁时在高中遇上了比他高一年级的Eleventh之后,他才渐渐发觉这些完全不可能只是梦。Eleventh第一次和他提起梦境时,他以为对方偷看过了他的日记,在跟他开玩笑。

        但对方那严肃的神情,眼底透露的些许担忧,以及语无伦次的小紧张,都在向他证明人的话全是事实。

        他们的那些梦裡有很多相似之处,他常常试图说服Eleventh这些都不是真的,但其实连他自己都没办法相信自己的说法。

        「...——Tenth?」许久没得到回应的Eleventh有些疑惑的站在他的面前,被雨淋湿的浏海此刻毫无生气的黏在额上,那双绿色的眼眸裡带着疑惑。

        最令他无法释怀的,永远还是那件事。

        Eleventh梦过很多次那样的他,但Tenth却一次也没在梦中见过他。

        「你还在为那样的事生气吗?这不是你的问题啊。」Eleventh像是看透了他的小心思,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微笑。

         他们常常都觉得对方和自己简直是同一个人,他们的默契常常连一个眼神都不需要,不过这似乎不能用在胃口和衣着上头。

        「我才不会为了那种小事生气...」我只是有点在意。这麽说着的他往前走了点,将Eleventh和他一起被罩在亮蓝色的伞下。

        「Tenth,你总是认为我太沉迷在那些梦境裡,但我知道你自己也是相信这一切的。」溼答答的手轻轻复上他握着伞柄的手。

        「其实我有时也对那些感到害怕,梦裡的我好像很自在,却有一种最深沉的孤寂,我记得那些和我待在一起过的人,却永远看不清那道蓝光,但却好像只有那道光能给我温暖。」

        「...那现在呢?」他何尝不是这样?他曾在路上与那些出现在他梦境裡的人擦身而过,却只有一个人为他驻足停留。

        除了和他从高中同学到现在变成同事的Jack以外,他见过一个女孩,在他的梦裡出现了数也数不清的次数,那女孩在路上与他相视,缓了缓脚步,最后停了下来。

        当他要开口时,却听见那人说道「抱歉,我们是不是在哪裡见过?」原本涌上心头的激动瞬间被冻结成冰,他有些狼狈的说了声没有之后,就落荒而逃了。

        他曾经想过Eleventh是何其幸运,当他第一天来到这所他任职的高中时,就遇见了Amelia和他的丈夫Rory,他们也是出现在Eleventh梦境裡的人,而且佔据了绝大多数。

         而他们也曾在梦中见过那样子的Eleventh,但他们也一样对于那道蓝光毫无头绪,他们甚至想不起他们认为很熟悉的那个称呼是什麽,但至少他们还记得彼此。

        直到有次他们在街上遇见了一个叫Twelveth的人,他们都不认得这个人,但那人却叫住了他们。在一番谈话之间,Tenth发觉Eleventh时不时会看着那人身旁的女孩子。

         在Twelveth介绍那女孩之前,Tenth就听见了Eleventh小声的喊了声那女孩的名字,但在他俩对上视线的那一刻他才知道,相视之后的互不相识擦肩而过不是只有他经历过。

        「你希望我说出什麽夸你的句子吗?」Eleventh非常不识风情的翻了个白眼「我还以为你会很感激的感谢我帮你拿伞来,还听你说这些。结果你连一句感激的话都没有?」Tenth挑了挑眉,看着这个不曾在他梦裡出现却一直在他身边陪着他的人。

        「好吧,我只是想说,我觉得在梦裡的你一点都不好,一次比一次还憔悴。」这人敢情是想跟他打架?「虽然我也很想知道这些梦的真相,但至少我知道比那些更重要的是...」

        「你一直在这裡。」

        被全身湿透的人抱紧真是件难受的事,不过此刻的Tenth只感受到满满的温暖。

        是啊,至少有你还记得我,至少现在你也在这裡。

- End.
@TheProfessorZeroth 嘿嘿期末加油
謝謝你一直在這裡陪我😄
也希望他倆能好好的😚

我很喜歡噓。這樣的感覺
想表達什麼我也說不清
大概就是自己去體會吧(喂

祝食用愉快!
失蹤人口回歸!
求紅心評論!😘😘😘

【APH】普英/同居三十題-对着流星许下的愿望

CP:普英(Gilbert / Arthur)

→我先跳过了20题,因为想不到惊喜(哈哈哈哈哈)前阵子有流星,突然就想写这题了,所以就来更文了(被围殴

→其實原本這題是在屋頂看星星,可是我寫不出來(?)於是就自己改了(。

        「基尔?」午夜时分,亚瑟悄悄打开了自家的门,却没见到那个平时会跑来应门的傢伙。

        这麽晚了还出门吗...?他这麽想着。不一会儿,他就在卧室找到一个睡死了的基尔伯特。看了看时间还挺充裕的,亚瑟决定先去洗个澡再来叫醒床上那个大男孩。

        「......——基尔、基尔?」当基尔伯特睁开眼时,看到的是穿着居家服,身上还带着点沐浴露香味的亚瑟。

        盯着人半晌,基尔伯特伸手将人扯进了被窝裡,打算继续做他的梦。

        「基尔基尔基尔,别睡了。」亚瑟的手啪哒啪哒的在人脸上轻轻拍打着,试图叫醒那个不打算清醒的傢伙「唔,亚瑟你今天怎麽这麽烦...」

        「快点起来,你之前不是一直说想看流星吗?」听到 ″ 流星 ″ 这两字,基尔伯特倏地从床上跳起来「现在有流星吗!流星你等等,本大爷马上来!」

        亚瑟有些无奈的看着那个翻下床就往阳臺跑的青年「大概还有十分钟吧。」他一边这麽说着,一边从床边拿了件人的T恤递给了那人。

        「啊——还要这麽久啊...唔,谢啦。」此刻的基尔伯特就像个要不到糖的孩子,拢拉着嘴角,睁着那双赤色眼眸直直盯着顶上的星空。

        突然间,基尔伯特不知道想起了什麽,拉起亚瑟的手往门外跑「基尔???」「本大爷想去顶楼看!在那裡看一定会更清楚的吧!」

        等两人跑着楼梯上了顶楼,时间也已经差不多了。

        「基尔,为什麽你——」...这麽想看流星呢?「亚瑟!!!」亚瑟被人这麽一大喊给慑住了,而后印入眼帘的,是笑得十分灿烂的那人。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道道银丝迅速的划过天际,划过了那双赤色眼眸,划过了那对翠绿,还有他的心底。

        『听说,向流星许愿的话,会实现的哦。』毫无根据的谣传,摆盪在心底。是谁说的呢?已经不记得了啊。

        不过如果是基尔的话,一定一定,会相信的吧。

        这麽想着的他,抬眸往身旁的人看去,果不其然看见了基尔伯特紧闭着双眸,口中喃喃唸着什麽。他在许下什麽样的愿望呢?有点好奇呢。

        在他恍神的时间裡,基尔伯特已经许完了愿望,却发现身旁的恋人发怔的看着自己「亚瑟,听说对着流星许愿就会实现哦!」

        「...我才不信那种骗小孩的话呢。」这麽说着的他,看着那个笑得像个孩子似的傢伙「你就试试看嘛,不然就要没啦!」

        「不——要!」亚瑟有些固执的否决,但脸上却带着怎样也掩饰不了的笑意「诶诶?为什麽啊!」基尔伯特似乎觉得这麽错过了会很可惜的,在心裡立了个一定要让亚瑟许愿的志向。

        「那我先问你个问题?」亚瑟狡黠的眨了眨眼,顺着人的发问转移了话题,他知道基尔伯特总是会被他瞒过「唔,好吧。」

        「为什麽你这麽想看流星呢?」听到这个问题,基尔伯特愣了一下,然后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人「因为本大爷有个很重要很重要的愿望想要实现...。」

        「很重要?」被勾起了好奇心的亚瑟往前凑近了人「对啊...啊啊,亚瑟你别问了,说出来就不会实现了啊!」基尔伯特有些慌张的后退了一步,深怕人再靠近就会被人问出秘密一样。

        「那好吧。」虽然很介意,不过大概是暂时问不出来了「那亚瑟为什麽不向流星许愿呢?」基尔伯特十分认真的看着他,一般人都会有所谓的愿望的吧?

         「因为…流星已经帮我实现一次愿望了啊。」

         语毕,亚瑟凑上了前,弯起他那双绿色的眼,轻轻的给了自家恋人一个吻。

        在与基尔伯特在一起的前一个月,亚瑟因为被自己的感情烦到不行,于是决定独自一人躺在一片草地上釐清情绪。

        那晚的星空,同样有着一道道流星,他也同样的想起了那一条谣传。

        那就来试试看好了。那时的他想。

        —— 如果能顺利的和基尔伯特成为恋人就好了。

        基尔看着那人盈满笑意的眼眸,顿时明瞭了人的愿望,于是他捧起了那人的脸庞,笑着吻了吻他。

        「那还真巧,本大爷的愿望裡也有你。」

        —— 本大爷要永远和亚瑟在一起。

- TBC .

呃,好久没码普英了(捂脸)感觉各种卡住(再度捂脸

回头看了自己以前的普英,觉得OOC到无法直视(绝望

希望各位不嫌弃...昨晚熬夜码出来的大概会有点虫(???

最后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

祝各位食用愉快呀—

寫手點名接力

召唤点了我的大大  @LIANG-

1.第一篇文?

正式的話,是普英的相擁入眠。

2.写得最纠结的文

蟲綠的花吐那篇,因為寫到一半卡了,然後等到不卡時發現自己把劇情給忘了。

3.写得最欢脱的文

Thomewt結婚那篇,那篇我確實寫得挺開心的。

4.写的最满意的文

以前最滿意的大概是Thomewt的小甜餅系列。現在的話...沒有,因為覺得都還有修改跟進步的空間。

5.写邪教吗?

想寫。

6.个人比较喜欢的片段?

唔,去年給自己很喜歡的一個角色寫的自戲。不過好像找不到檔案了。

7.你的笔名是?来源?

其實我一直都沒有什麼筆名啊,只有以前混語c時用的严沚...以後還是喊我蜉蝣吧,簡直是我的人生寫照。

8.当写手多久了?

正式的話是三年又八個月左右。

9.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以前有認真的每篇都算過,但現在不記得了。不過10萬左右是有的吧...雖然最近的自己真的懶到不能再懶...。

10.一开始处于什么心态当写手,现在呢?

一開始是因為跟一個很好的朋友一起萌了個冷CP,想要產糧給她,所以找了題來寫。
現在,就只是想寫出心裡珍愛的他們而已,不是為誰而寫,也不為了什麼而寫,只是想看著心上的他們好好的。

11.第一次作品是在什么时候?

正式的話,是3年又8個月前。

12.当时作品现在读起来什么感受

唔,ooc挺嚴重,大概就是把名字塗掉就認不出角色的那種。但其他部分的某些描寫,我現在還是很喜歡。

13.现在主要同人还是原创

同人

14.喜欢什么类型的cp

我也不知道怎麼說,我大概就是那種萌上了,就沒辦法了的人。雖然有個大概的範圍,但還是說不上來。

15.最喜欢的是哪对,又为他们写过什么嘛?

歐美的話,是Dylmas,為他們寫過很多的甜餅還有不少Thomewt。
二次的話,會一直換,而且不長久,不過目前大概是高金,沒有為他們寫過什麼。

16.感觉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

蠢...吧。

17.最喜欢的作者是谁

寫了很多HW的Fa太太...從很久以前就喜歡了...。

18.平时会不会花很多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看情況,有時很忙還是一定要抽出時間看,有時很閒,卻連吃糧的動力都沒有。

19.尝试过模仿别人的文风吗?

沒有,但有時會羨慕有文風的人,也不知道自己的文風到底是怎麼樣的。

20.感觉自己码字效率怎么样?更新速度如何

剛萌上時會非常非常的高產,過了一陣子後會有規律的更文,再一陣子後就變成了只有腦洞沒有成品了。所以效率大概是不怎麼樣。

21.创作时有没有什么癖好

大半夜碼的文質量會比較好。這算嗎?

22.灵感枯竭怎么办

就不寫啊。

23.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

也沒有特別喜歡什麼...但有想嘗試三觀正常的黑化。

24.当写手最开心的是什么时候

寫出了完全符合自己心中的他們。...但目前並沒有完全達到過.....。

25.感觉自己作品问题在哪里

內容沒什麼起伏,文筆也不夠純熟...其實各方面都不是太好,都有需要改進的。

26.写过h吗

有的。

27.坑品如何

會一直提醒自己哪些坑還沒填,但並沒辦法付諸行動。所以總結是不好。

28.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放弃吗?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

有,時常。會想放棄,覺得那就不寫了吧,反正也沒人在看,之類的。對他們的喜歡和愛吧。

29.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至少是真心的喜歡他們吧,我想。

30.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有啊,腦洞跟喜好變了很多?

31.写完后有没有检查的习惯,完结后会大修吗

有。有想要大修,但並沒有執行。

32.对未来行做有什么计划吗

大概就是把該填的坑填一填吧。如果還有下一對讓我想動筆的CP的話,我會再動手的。

33.给自己写一段话

你個傻子。

34.点名
@TheProfessorZeroth
親愛的 加油(?